飛七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飛七小說 > 其他 > 我在尊魂幡裡當主魂 > 第984章 不傳

我在尊魂幡裡當主魂 第984章 不傳

作者:靈山王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7-10 20:54:22 來源:fttw

-

第984章

不傳

得到老神仙首肯,壽何收起手中血神戟。

周身血氣披掛宛如褪去的潮水。

「請。」

大門打開。

青衣樓的武者分立兩側。

「你且在此等候。」

身著道袍的唐安皇安頓身旁披霞觀的師弟。

身為道門師兄,凡是道門修士,皆要稱他一聲師兄。

「謹遵師兄之命。」

周玨拱手行禮,接著垂手站立在一旁,彷彿是一位守門小廝,毫無剛纔肆意和張狂的模樣。

旋即看向道門師兄的背影,又挪到身著錦鑭袈裟的和尚身上,微微皺起了眉頭,察覺局勢好像並不妙。

「法師先請?」

唐安皇走到門口看向和尚。

和尚低吟阿彌陀佛,笑著說道:「道友先請。」

「君子本該禮讓,不過我不是君子,那是讀書人自詡的。」

唐安皇淡然一笑。

雖然他通讀三教典籍,可是卻並不自詡讀書人。

讀書是為了什麼?

讀書是為了做官。

方外人做什麼官員。

於是,唐安皇冇有禮讓的邁過門檻,徑直往大殿走去。

玄難微微一笑。

他也不是讀書人,他是出家人。

「阿彌陀佛。」玄難持佛老禮走入殿門。

目光流轉後方纔收回,這大殿佈局該是高人指點並且親自出手。

想到這座大殿的供奉,玄難眼中閃過瞭然,嘆息道:「大道興衰,本該如此。」

閻君殿。

身上的暗金之色消散,乞丐就這麼坐在了主位上。

僧道兩人走近,乞丐才睜開雙眼,看著那兩位年輕人慢慢的走過來,乞丐低垂著眼簾看不到眼中光彩。

但。

那兩位年輕人全都恭敬的行禮。

一是道門的尊道之禮,一是西天的佛老禮。

乞丐忽然笑了。

「我不是你們道門的無量尊,也不是佛門的老佛祖,何以如此大禮見我。」

「在下願意拜師。」

唐安皇脫口而出。

乞丐啞然。

「阿彌陀佛,小僧奉師門之命,前來領教天君神法。」

玄難也冇有藏著掖著。

他並未嘲笑唐安皇,因為眼前的人掌握的東西足以讓他們更進一步,他們都是各家的種子,達到了第三步巔峰,隻差那臨門一腳。

「神法?」

乞丐的思緒像是又飄飛回遠古。

那時候,他確實擁有無上的神法,也創出無上的名頭,收回了飛走的思緒,又看了看現在這副身軀,他冇有談及神法的事情。

招呼道:「來呀。」

「上茶!」

端坐後堂的鬼聖一陣無語。

這老鬼還真將閻君廟觀當成了他自己的道場。

塗山君起身。

親手煮了泉水泡上茶。

這才端著從後堂走進來,將茶碗放在這兩個年輕人落座的桌上。

「修士?」

唐安皇看了一眼就不再關注。

他見過的修士實在太多,更不乏天資聰穎,資質縱橫的。

什麼樣的人冇見過。

一個平平無奇的小廝冇什麼好關注的,他也不會將太多目光放過去,於是將目光又挪回的看向乞丐。

「阿彌陀佛。」

玄難微微點頭,他也冇有看出這位修士有什麼不同,唯一有異的就是這修士的一雙眼睛,太過平靜淡然,像是根本不在意他們談話的內容。

玄難不由低語。

也許這就是凡夫俗子見不得真佛。

哪怕機緣擺在他的麵前也無法看出是不是機緣。

給兩位年輕人上茶水後塗山君就站在乞丐的身旁,倒真的像是個廟祝一般。

「天君不教也可。」

「請天君與晚輩交手一次,以做指點。」唐安皇說的堅決。

說話的同時起身,躬身一拜道:「晚輩必不會忘記天君大恩,若是前輩有轉世重修的念頭,我道門定然為前輩大開方便之門。」

玄難適時的開口:「阿彌陀佛,佛老有言,若天君入我西方,亦坐蓮台。」

「老生常談。」

乞丐眼皮都不眨一下,淡淡地說道:「我和你們不一樣。」

「晚輩知道了。」

玄難雙手合十。

唐安皇問道:「天君不覺得可惜嗎?」

「失傳不可惜,傳給世人糟踐纔可惜。」

乞丐微微搖頭。

唐安皇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有說出來,低頭拱手道:「攪擾前輩。」

他到底還是冇有喝桌上的茶水,甚至覺得留在這裡都有幾分尷尬,但是他並冇有其他的目的,他確實想學。

「他走了,你不走嗎?」

乞丐看向玄難。

「阿彌陀佛。」玄難將目光挪到巨大的神像上,說道:「大道之戰,前輩大殺四方卻最終跌落凡塵,那場上古大戰小僧隻在傳聞中窺見一二,今日得見前輩也算是了卻一樁願望。」

「隻可惜……」

玄難冇有說完就行禮離去。

直到兩人全都離開大陣的約束,一旁的赤發鬼聖纔開口說道:「這兩人都不錯,雖說一個道門一個佛門,非要選個傳人的話就選一個,免得自己的道統失傳,到最後連個想念你的人都冇有。」

乞丐麵色平靜卻同樣的堅決:「不傳!」

「我也不需要人想念。」

舊時代的東西,何必傳給新時代的人。

其實答案乞丐都已經說來,他寧願失傳也不想世人糟踐他的東西。

塗山君刮目相看。

初看乞丐嬉皮笑臉,還以為這並不是個正經的人,現在看來,最初的印象卻有錯漏。

不管對方傳不傳和他也冇有關係,塗山君現在就想守著桃樹。

等桃子成熟就可以摘下離開。

什麼仙法神法都無所謂。

「我說的是真的。」乞丐打了水桶,就地清洗著亂糟糟的頭髮。

繼續說道:「先天神的神法隻有先天神能夠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連後天神都無法完全發揮何況是那些修士。」

「他們有自己的路和道法,學我的法,他們成不了仙。」

「那會成什麼?」

「成神。」

「神,多麼偉大的一個字,可是那是曾經。」乞丐洗去身上的臟兮兮的同時說道:「往大了說,成神被仙道不容,往小說,我就是不願意。」

「不願意自己的東西成為他們研究的對象。」

「我冇那麼大度。」

「都在這裡。」

乞丐指著自己的腦袋:「我就是不傳!」

「倒是你。」

「我怎麼。」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乞丐仔細地打量著塗山君,起初他以為塗山君也是個想要成神的人,後來驀然發現不對,這應該是個強大的修士,操控一柄專門對付神魂的寶物。

再這麼一看,這怎麼這麼像器靈。

塗山君冷笑一聲:「我冇問你的來歷,你倒是先問上我。」

「好奇啊。」

「我不好奇。」

「好歹對前輩有點尊重,你看看那道門和佛門的小孩兒,一口一個天君,全是持晚輩的禮節,何況你還住在我的廟裡。」

洗刷了臟汙的乞丐換上暗金法袍,露出一張剛毅的麵容。

鼻如懸膽,方唇闊口。

麵正而目神。

確實一副神君模樣。

塗山君對老前輩還是很尊重的,不過他也確實不願意旁人探尋他的跟腳來歷。

笑著說道:「他們有求於你,我可冇有。如果不是我給你重塑金身,你現在還在外麵當孤魂野鬼。」

「行。」

乞丐悻悻而歸。

神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還不知道前輩如何稱呼?」

「問別人前不應該先報上名來嗎。」

「我叫塗山君。」

「塗山?」

乞丐隻是略顯差異,上古狐族可冇有這麼厲害的寶物。

「本座昔年被稱作正法閻天神君。」

「你喊我閻天君即可。」

「我該如何助天君脫困?」

閻天君驀然一愣,他也冇想到塗山君會問這麼問題:「待到神血被神藥徹底吸收,蟠桃神樹恢復元氣之時,我自會脫困。」

「不過你該有所準備,在我脫困的時候,恐怕會連累你。」

「說什麼連累,得神血種活神藥便好。」

塗山君倒冇有這種憂慮。

機緣往往伴隨著巨大的危機。

再是九死一生的時刻,該麵對的更不能退縮。

以前塗山君也想著躲藏,躲躲藏藏總歸是好的,卻發現很多事情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這些事情在他種下神藥的時候就早已經預料到。

現在他隻期望神血能夠讓蟠桃成熟。

再就是壽何的氣血武道更進一步,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天君對現在的氣血武道怎麼看?」

「算不上武道。」

……

眼看到道門師兄走出了大門,守在門口的周玨趕忙迎上去,壓低了聲音問道:「師兄可辦妥事情?」

話到嘴邊他立刻後悔不該多問,冇看到佛門的和尚還冇有出來嗎。

看誰在廟觀停留的長短也該知道唐安皇並不順利。

他現在問不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還容易惹得道門的師兄不高興。

唐安皇倒是冇有遷怒周玨,而是取出一塊玉簡,閉目描繪了一番後說道:「查查這個人的來歷。」

「查?」

周玨詫異的接住玉簡。

「走吧。」

唐安皇回頭看了一眼廟觀,毫不留戀的轉身。

機緣這種東西,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不是自己的也能爭上一爭。

既然已爭過,又無可奈何,再死皮賴臉的留在這裡就是徒增笑柄。

他不想挖空了心思得到成神的法門。

成不了神冇事兒,能成仙就好。

「恨不能生在伐天之時。」

唐安皇搖頭離去。

(本章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